<form id="fbnpp"><th id="fbnpp"><th id="fbnpp"></th></th></form>

<noframes id="fbnpp">
<noframes id="fbnpp"><span id="fbnpp"></span>

<sub id="fbnpp"><address id="fbnpp"><menuitem id="fbnpp"></menuitem></address></sub>
    <sub id="fbnpp"><listing id="fbnpp"><menuitem id="fbnpp"></menuitem></listing></sub>

        <noframes id="fbnpp">
        <em id="fbnpp"><form id="fbnpp"></form></em>
        <address id="fbnpp"><nobr id="fbnpp"><meter id="fbnpp"></meter></nobr></address>

        <noframes id="fbnpp">
          <noframes id="fbnpp"><address id="fbnpp"></address><noframes id="fbnpp">
          聯系方式
          貴州華創世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手機:陳總 18786788819 18188500005
          E-mail: 2298676981@qq.com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花果園國際中心3號樓B座1402
            您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 業務范圍 >> 勞務派遣經營許可證
          勞務派遣公司經營服務四大基本原則

          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20-05-12 11:07:37     瀏覽:1717

          雇員租賃
          勞務派遣的本質是雇員租賃,“派遣”一詞并不適用于解釋勞務派遣經營活動的法律關系和業務特征!白赓U”一詞卻能概括勞務派遣所有業務特征,并合理解讀勞務派遣復雜的三方法律關系。
          租賃與雇傭一樣更適用于解釋勞動力與工作單位之間的法律關系。
          以生產線承包為特征的勞務外包合作,因為不存在租賃關系而并非勞務派遣,也不適宜簽訂勞務派遣合同。

          同工同酬
          現行法律制度規定勞務派遣用工單位,應當實行同工同酬制度,但人社部相關司局負責人卻表示,雖然勞務派遣職工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但同工同酬不包括福利和社會保險。
          同工同酬可以簡單地理解為,相同崗位、相同等級的員工,應該執行同等工資待遇標準。但這樣就容易被異化為,用工單位應對同工同酬的一種對策。


          拒絕墊付
          現行法律制度明確了勞務派遣三方法律關系中,用工單位應當實際承擔派遣員工工資和社保費用。這就是勞務派遣公司不墊付原則的法律基礎,也就是說派遣公司不為用工單位墊付派遣員工工資和社保費用。
          一旦派遣公司不能堅持原則,為用工單位墊付上述費用,也就意味著無形中極大地增加自身的經營風險。


          受益歸責
          《侵權責任法》規定:“派遣員工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接受勞務派遣的用工單位承擔侵權責任;勞務派遣單位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補充責任!
          “誰用工,誰受益”是一種普通常識,“誰受益,誰擔責”則是利益義務對等的基本原則。
          派遣員工一旦出現工傷事故,工傷保險待遇賠償不足部分則應由真正用工受益方即用工單位負責承擔。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辦理《勞務派遣資質證書》應出具的材料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公司注冊 | 公司增資 | 公司變更 | 企業個人資金證明 | 個人A.B卡擺賬 | 建筑企業總承包 | 園林綠化資質 | 房地產開發資質 | 醫療器械許可證 | 在線留言 | 聯系我們
          聯系電話:0851-85507511   手機:陳總 18786788819 18188500005    郵箱:2298676981@qq.com
          Copyright 2022   貴州華創世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地址:貴州省貴陽市南明區花果園國際中心3號樓B座1402    備案號:黔ICP備2021006770號-1
          国家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